原标题:南财快评:6月国家统计局PMI数据显示景气回升,外需承压

  21世纪经济报道

  回升态势延续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6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urchasing Managers‘ Index,PMI)为50.9%,比上月提升0.3个百分点,高于彭博一致性预期的50.4%,已连续4个月处于荣枯分界线以上。其中供需两端持续回暖,生产指数和新订单指数环比均有所上升且处于扩张区间,显示市场需求得到改善,企业生产动力有所增强;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和出厂价格指数环比均大幅上升且到达年内高点;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表明,石油加工、汽车、专用设备、电气机械器材等制造业企业对近期市场恢复比较乐观。 

  国家统计局之前的数据显示,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实现自2019年11月以来的首次由负转正,释放了市场需求回暖、经济社会运行加速回归正轨的积极信号。工业企业产销逐步复苏,为工业企业效益状况的持续改善奠定了扎实的基础。6月份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攀升至六个月新高的1,794(5月份:504),说明各国也正在逐步推进复工复产、复商复市。 

  受防疫物资出口影响和中国疫情防控领先全球、率先复工复产等两方面因素支持,今年4月份和5月份中国出口相对超预期。除了2月以来出口交货值增速恢复最快的医药制造业外,进出口数据还显示,装备制造等升级类产业的出口恢复程度相对较高,而传统劳动密集型行业出口恢复程度较差。1-5月计算机通信、专用设备、仪器仪表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分别达到34.7%、16.6%和8.9%,表现出率先从疫情冲击中恢复的态势,与分行业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可以相互印证。

  需求端风险仍需警惕 

  值得注意的是,从业人员指数和小型企业PMI均在荣枯分界线以下。进出口行业、劳动密集型行业、小型企业复苏压力依然较大:进出口指数虽连续两个月改善,但仍位于临界点以下;纺织、纺织服装服饰、木材加工等制造业PMI持续位于临界点以下;小型企业生产经营困难较大,PMI为48.9 %,比上月下降1.9个百分点,且反映订单不足的小型企业占比高于大中型企业。当前海外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外部市场依然存在变数,给中国的外需和外贸带来较大的不确定性和挑战。 

  6月份,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4.4%,高于上月0.8个百分点,连续四个月回升。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3.4%,高于上月1.1个百分点,反映扩大居民消费政策措施加快落地,消费市场继续回暖。但是,部分服务行业复苏仍然困难,文化体育娱乐和居民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仍位于临界点以下。疫情的不确定性,以及对就业压力和薪资压力的担忧,可能会继续让消费者在增加储蓄的同时,对消费继续保持一定的谨慎观望态度,同时会对复工复产、复商复市、商业信心等造成压力。

  必须继续坚持政策支持 

  国家统计局6月份建筑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9.8%,虽较上月回落1.0个百分点,但连续三个月高于59.0%,建筑业工程量稳步增长。从市场预期看,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为67.8%,高于上月0.3个百分点,企业对行业发展信心有所增强,显示建筑业活动进一步恢复,有利于推进复苏传统基建、加快新基建等逆周期调控政策与各种稳就业措施。 

  我们预计,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从收入和支出两端同时发力,确保民生和经济增长刚性支出的资金需求,重点通过政府信用举债形式筹集资金增加财政收入,同时继续实施更大力度的减税降费政策,精准有效地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区域、产业、行业、企业和困难群体等实现支持、让利、减负、扶持、保障、兜底,并发挥政府有效投资项目的扩需求、稳就业、保民生的积极作用,发挥财政支出引导民间消费和投资的示范效应,在扩大投资、拉动经济的同时带动产业转型升级和引导消费。 

  与此同时,我们预计稳健的货币政策将更加灵活适度,采用传统货币政策配搭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方式,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并引导市场融资成本下降,在保障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畅通的基础上将资金引导至实体经济中,支持企业投资和中小微企业的健康发展。央行最新公布的货币政策委员会2020年第二季度例会信息中,相比一季度例会删除了“控通胀”、“逆周期调节”等表述,并增加了“坚持总量政策适度”、“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形成与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新格局”等新要求。 

  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未提出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同时推出了一系列稳就业、保民生、促投资的政策,如:今年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即达到3.76万亿元,创历史新高;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用于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计划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75万亿元,较去年增加1.6万亿元;重点支持既促消费惠民生又调结构增后劲的“两新一重”建设,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新一代信息网络,拓展5G应用,建设充电桩,推广新能源汽车,激发新消费需求、助力产业升级。与此同时,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综合运用降准降息、再贷款等手段,引导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明显高于去年,大型商业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要高于40%。 

  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已经探底,逆周期调控措施和需求释放,有助于宏观经济从今年下半年起企稳反弹。下行风险包括:消费和内需不振,全球经济衰退导致外需疲软,供应链扰动,就业压力,政策宽松和政策刺激力度及速度不及预期,中美关系等等。 

  (庞溟系华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师)

  (作者:庞溟 )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思阳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